字体
关灯
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咕噜咕噜——

    从黑暗中醒过来的吴承发现,自己四周依然还是一片黑暗,且都是水,自己还喝了一肚子水,肚子胀胀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发现,并没有让他限入惊恐。

    他清楚地记得,自己是跳入水中救人,后因乏力,无奈沉入水底并限入黑暗的。如今虽然不知什么原因促使自己醒过来,而且还并未觉得太乏力。他觉得,自己还可以再抢救一下!

    求生的欲/望,让他忘记了周身的疼痛,四肢用力甩摆,向水面上游去。破水而出,吴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,微咸的气息,让他觉得一阵诧异,但这诧异只是刚刚升起,便被他甩出了脑海。

    转首四顾,四周一片漆黑,唯有远处更浓的黑影,以及头顶上空的一片星光。他觉得,前方的黑影,是一片陆地。

    用尽最后一点力气,拖着满是泥沙的身子爬到沙滩上,挺着将满是水的大肚子,仰首望着点点星光的夜空,吴承长吁了口气,整个人彻底放松了下来——活着,真他妈好啊!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自己得救,并彻底放松心神的时候,顿时一阵天旋地转。而后,他彻底限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被尿憋醒的吴承舒坦的爬起来,面朝大海,放了次大水,但五脏庙却开始不停地抗议起来。

    转首四顾,眼前是一望无际,波澜壮阔的大海,两边是延绵数里,蜿蜒曲折的黄色沙滩,后面是个小山包,看起来荒凉得让人心慌。

    他迷茫的望着大海,而后仰望蓝天,有些茫然的西仰八叉着。

    这里,会是香江吗!?

    他在心里自问,因为他的脑海里,多出了一股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……他发现,自己果然还是死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,不过是借尸还魂,附体重生罢了。

    这股记忆很简单,一个名叫吴知承的小男孩,‘知’字代表他的辈份,他所在的那个吴家,族谱上的辈份,从上到下分别为‘公正开明,知书达礼’,他是‘知字辈’的。

    吴承觉得,这些人取名比他老爹还不靠谱,他老爹给他取名‘无成’,结果他真的一事无成。这具身体主人的老爹干脆给他取名‘无知承’,真不知道以后这名字会被人笑成什么样?

    他出生在内地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里,从小跟随祖父学文习武,练的是太极拳,是他祖父在战争时期跟一个太极宗师学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在战争中其祖受过重伤,身有暗疾,是以,即便有此养生拳法,但依然没能活过七十。在其祖仙逝之后,其父便带着他偷渡香江,想去投靠其父在这边的堂兄。

    其父的堂兄其实跟其祖差不多大,在五十年代便来港了,期间双方有过几次联系,但不知为何,后来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否则,他们也不需要用偷渡的方式来港。

    结果很不幸,他们在海上遇上大风浪,小船覆没,其父在最后一刻使尽浑身之力将其抛向香江方向,自己却葬身海底。

    吴承心里清楚,如果不是自己借尸还魂,这具稚嫩的身体,此时估计已经葬身鱼腹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茫然无措地想着这些事,想着这里是否真是香江?想着以后该怎么办时,耳畔传来的争吵声,将他从神游之中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“黄瀚玮,你是一个医生,你怎么可以这样?难道就因为他没有生命危险,就不救他了吗?他还是个孩子!很明显,他溺水了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的吴承,虽年十二,不过身子还未长开,有种营养不良的感觉,虽从小习武,但看起来依然有些瘦弱感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真是溺水了,他的呼吸就不会这么均匀,平稳……而且刚才我也看过了,他不仅没有发烧感冒,他的身体更是壮得像一头牛……我只是不想让一个不明不白,甚至很可能还是一个偷渡过来的大陆仔,来破坏我们来之不易的约会而已,难道这也有错?我知道阿芝你有爱心,可是这爱心也得看对方是什么人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虽然他看起来没事,但浑身泥沙躺在这里,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?就算他是从那边过来的,可是在这里,从那边过来的人那么多,谁说他一定就是坏人?他还是个孩子!而且,你是一个医生,难道连最起码的救死扶伤都不明白?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“阿芝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了,你要是不想帮忙,你可以回去,我自己来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吴承听了好一会,才听明白,原来他们说的是香江话。

    对于香江话,吴承虽然不会说,但却会听,因为曾经无数个日夜,他都沉浸在那个时代的影片里,无法自拔,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,当香江电影的盗版碟片在内地肆虐的时候,他与他的小伙伴们,生活变得是多么的充实,而听香江话,也是从那时候学的。

    听着这两人的谈话,吴承心里终于放松了下来,但又笑了。

    跟正处在气头上的女人讲道理,这得有多蠢才能做得出来啊!

    这个道理,吴承曾经用数个血淋淋的教训才明白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时候,他很聪明的没有阻止,反而幸灾乐祸的躲在一旁看这个男人的笑话。若是这个时候他站出来阻止,那得罪的就不是一个人,而是他们这一对了。所以,还是继续装死吧!

    女子走到吴承身边,蹲下身来,吴承只觉得鼻端飘来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,让人不由为之沉醉。

    女子温暖的素手轻轻拍打在他的腮帮上,“小孩,醒醒,快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