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各位前辈,晚辈修行日短,身上亦无甚长物与大家分享,所修法术皆为师门传承,或是朋友相赠,未经许可,不敢外传。晚辈身上也就这些东西可以相赠了,若哪位前辈觉得有用,尽管拿去!”

    二青想:虽然这些符箓没什么大作用,但也聊胜于无吧!

    众仙闻言,面面相觑。要不是二青乃古仙弟子,估计要被他们唾一脸了。就这东西,也敢拿出来现丑?

    汉钟离随手拿了张符箓过来,看了看,咦了声,道:“我说岑小郎,你是如何做到将各种法术转化为符文的?”

    一些制符行家闻言,双眸便亮了起来,纷纷过来讨要。

    二青也不吝啬,有人想要,便直接相送。

    有两位对制符之道颇有研究的仙人见此,直言道:“众位,且听我一言,我与阴符师妹所修,乃是符道。制符之法于我们而言,甚是关键。还请各位暂时莫要与我们争抢,待我与阴符师妹研究过后,再给大家,可好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也唯有做罢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笑道:“修竹老道,你与阴符道友相交多年,怎还不结成道侣?莫非,你还要等阴符道友开口相求不可?”

    那中年模样的女仙闻言,粉脸不由微红,却也不反驳。

    结果众仙人见此,纷纷起哄。

    二青见此,不由无言,暗忖:这仙人与普通人,在面对这种感情之事时,似乎也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啊!

    修竹老道闻言,老脸也有些红,末了却道:“大家莫嚷,且等我与阴符师妹和岑道友交流过后,大家再提这事未晚!”

    大家见此,也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修竹老道搓着手,看着二青,有些激动,道:“岑道友,不知你是如何将我等所修法术,化为这符箓的?对符箓之道有研究之人,皆知符箓之道,乃以特殊符文,勾动天地之力,并将这引动的天地之力施展出来。但是,这些特殊符文,乃无数前辈摸索出来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道号阴符的女仙人也点头道:“众所皆知,法术施展出来,便已成形,即便是化为玄光,点在这些符纸之上,符纸也无法承载这些法术的力量。就像这张召唤五雷之术,一经施展,天地中的五雷便已被勾动,根本无法将这法术凝成一道符文,再附于这符纸之上。”

    一开始,众人对二青拿出这些符箓来,还有些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但听汉钟离那么一说,有些人便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如今再听这两位符道大家一解释,便逾发觉得不可思议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大白却是早已知晓,因为她也懂得如何制作。

    汉钟离手摇芭蕉扇,微笑道:“二位道友,这可是岑小郎的独门秘法,他刚才只是将这些符箓相赠,可未曾说过要拿秘法相授。”

    有汉钟离开口代要好处,二青便不再开口,只是腼腆地笑着。

    那修竹老人闻言,也颇为上道,直接从怀里掏出一物,道:“此物名唤寻灵兽,对灵药最是敏感不过。乃我偶尔所得,与岑道友交换此秘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