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趴在沙地上的吴承,嘴角一丝诡异地笑容一闪而逝,而后艰难的爬起来,转身一脸无辜地看着举着右手,傻傻看着的黄瀚玮,以及掩着小嘴,一副目瞪口呆,不敢相信的赵亚芝。

    “黄大哥,你为什么打我?”

    吴承很委屈,当然,装的成分居多。虽然黄瀚玮是打他,但其实用的力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,吴承不过是借力顺势一趴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用如此手段陷害黄瀚玮,吴承倒是觉得没什么好内疚的,芝姐与这个男人的婚姻,根本就是不幸的婚姻,必须得拆!

    曾经是没有机会,只能暗自叹惜,而如今,机会就摆在眼前,不利用起来,那就太对不起老天爷让自己穿越一场了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一个连吴承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原因,那就是,他在发泄他心底里因无法再见到自己的父母亲朋而产生的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!?有没有摔着哪里?”赵亚芝两步蹿了回来,拉着吴承的小手,疾声问。那关心,不似做伪。

    看到吴承没什么事,她便扭过头,怒视黄瀚玮,道:“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?他还是一个孩子……我真是错看你了!”

    “阿芝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芝姐,你们别吵了,都是我不好,都是我的错……是我自己刚才没有看好路,大哥根本没用力,是我自己摔倒的。”

    吴承一副弱弱的模样说,暗地里却在想,如果不是自己突然间介入的话,相信这一次约会,他们应该会很成功吧!好像他们就是在今年结的婚,现在是六月,他们结婚是什么时候?一定要破坏掉!

    “对对对!我刚才真的没有用力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的眼睛是瞎的吗?”赵亚芝很气恼,轻哼。而后扶起吴承,道:“我们走吧!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?今年多大了?在这边有没有亲戚?”

    吴承揉着后脑勺,道:“我叫吴承,继承的承,今年十……十五了……芝姐,你别不信,我只是有些营养不良而已,我相信我一定会很快长起来的,我爸爸也说了,我还没开始发育……”

    吴承没有说自己叫‘吴知承’,而是直接说了自己前世的名,他准备改名,相比‘无知承’,还是‘无成’好一点。

    他边说边暗地里向后伸出一个剪刀手,另一只手虚按在赵亚芝那挺翘的香臀上,边道:“我在这边还有一个堂伯,堂伯二十多年前便过来了,以前有联系过,但现在好久没联系了,地址好像在什么街来着,我爸爸知道,可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伤心了,还有芝姐呢!”

    吴承一边装可怜,一边在黄瀚玮面前装着吃赵亚芝豆腐,气得黄瀚玮破口便骂,“大陆仔,把你的脏手拿开!”

    吴承闻言,身子不由一颤,虚按的小手顺势轻拽着赵亚芝腰后的衣摆,紧紧的,一副害怕的模样,扭头看着黄瀚玮。

    “黄瀚玮,你又干嘛?”赵亚芝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“阿芝,不是……这小子不是好人,他刚才想摸你的屁股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下流!”赵亚芝气恼,她觉得这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芝姐,我……我知道,黄大哥很讨厌我,要不,你还是不要管我好了,让我自己走吧!我不想伤了你们的和气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吴承这副‘无耻’的嘴脸,黄瀚玮气爆了,他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,哪里被人如此陷害栽脏还百口莫辩过?

    于是,他怒了,边骂着‘卑鄙的大陆仔,去死’,边朝着吴承的小脸便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耳光很响亮,吴承不躲不闪,生生受了,他觉得这一巴掌来得真是时候,就这种情商,他都觉得胜得有些太轻松了。

    打完之后,黄瀚玮有些后悔了。当然,不是后悔打吴承,而是后悔当着越亚芝的面打他。从赵亚芝那喷火的眼光便知道,这回她是真的生气了。“黄瀚玮,你还是不是男人?打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“小承你没……啊!都打出血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亚芝轻颤着伸手抹了下吴承嘴角的血渍,而后扭头怒视黄瀚玮道:“黄瀚玮,你还是人吗?你怎么可以出手这么重?”

    黄瀚玮还未说话,吴承吐了口口腔里的血水,弱弱的插口,“芝姐,他、他是不是特别不喜欢小孩子?他对其他小孩也是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吴承说着,还一副恐惧的模样,朝赵亚芝怀里躲了躲,不过其双手绝对是规规矩矩的,没有乱动。

    “阿芝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解释的?”赵亚芝扭过头,看着吴承那渐渐隆起来的腮帮子,道:“一定很疼吧!”

    “芝姐,我没事!”吴承扯了下嘴角,笑道:“以前我练功不努力的时候,爸爸打我比这个更狠,有一次把我屁股都打开花了,我只要休息一晚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