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梁文祥闻言,说道:“除了他就没人可以工作了吗?我看未必,一个副局长,居然挤兑的市局局长去了医院养病,这要没有个别领导的背后支持,我觉得他没这么大的胆子”。

    梁文祥这话一出,谁还敢吱声,于是在改革小组的会议上,讨论的居然是一个人事问题,焦明海没再吱声,梁文祥强势他知道,但是这段时间的强势的有些过头了,可是那又如何,他是书记,占据着法理的主导地位,这是天然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下一件事,赤商集团在出售土地,来购买土地的都是外面的地产商,这本来是好事,但是考虑到有不少地块攥在赤商集团的手里超过了两年都没有动工,国土局是干嘛的,没有一点法律观念吗?让他们给赤商集团下文件,要么把土地开发,现在就动工,要么把土地收回另外拍卖,一切都按照法律规定的来”。梁文祥掷地有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是说给焦明海听的,国土局是政府部门,市政府是怎么做事的,就这么纵容赤商集团违法乱纪,市里还有多少这样的开发商,一定要彻底清理,都按照法律的规定来。

    “梁书记,我觉得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,有不少的开发商都是这么干的,前几年拿的土地,捂在手里,坐等地价高企,然后再开发,要是彻底清理的话,恐怕会拔出萝卜带出泥”。丁长生终于说了句话,这句话还是火上浇油的话,焦明海抬眼看了一眼丁长生,丁长生依旧是低头记笔记。

    “不管涉及到谁,一查到底,都按照法律的规定来,有法不依,要法律干嘛?”梁文祥问道。

    这段梁文祥在内部的讲话,在晚上之前就传遍了合山市大小开发商的耳朵里,他们知道自己只是受了池鱼之殃,可是真要是被收回去,那也是自己倒霉,因为他们确实是拿了土地而没有开发,这次走到哪里都是说不过去的,政府不怕打官司。

    最担心的还是赤商集团的曹家兄弟,两人坐在客厅里,曹永汉看看曹永明,说道:“看来这次是真的难以过去了,我决定去找找贺乐蕊,让她牵线,我去一趟京城拜拜码头”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管用吗,这几年我们可是砸了不少钱,但是到了关键时刻不还是没用吗,到头来成了这样的结果”。曹永明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呢?”曹永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要不然我们跑了吧”。曹永明说道。

    “跑了,这么多事没处理完呢,你想往哪跑?”曹永汉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跑多远跑多远,把这些东西减价卖了完事”。

    “卖了?现在市里已经给那些来洽谈的人都下了通知,和赤商集团关于土地的交易都是不受保护的,谁还敢交易?这么多的地块,价值几十个亿,你卖给谁去?”曹永汉问道。

    曹永明不吱声了,因为他感觉到了危险,他也是刚刚接到通知,市局副局长屠嘉扬被调到了市政法委了,连一个副书记都不是,没有任何的任命,只是给了个办公室而已。

    任你再跋扈,但是在权力的面前都是脆弱的,所以,只要是领导想要搞你,你基本是没有反抗的机会的,屠嘉扬就算是再牛逼,不去政法委上班,可是你再去市局,市局的人还会屌你吗?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