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丁长生知道自己此时大的处境,所以也就是送了贺乐蕊进了房间,连房间的门都没关,就站在门口看了看,然后就退出去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也向贺乐蕊解释了自己的处境,现在还不是掌握全局的时候,所以还是要小心点为好,贺乐蕊表示理解,约定这几天约个时间再见面。

    丁长生走了之后,贺乐蕊洗了个澡,然后歪在床头上开始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,他现在小心的很,我看很难算计了,你也不要再打这样的主意了,既然有曹家兄弟帮你,你就不要再麻烦我了,还有,你答应我的,赤商集团给我的那块地是真的还是假的,要是让我知道你骗我,那我们的合作也没以后了”。贺乐蕊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曹家的确是想离开合山了,因为他们自己心里有数,自己和梁文祥的关系弄成这样,再缓和是很难了,而且梁文祥迫切的需要立威,问题多多的赤商集团是个很好的靶子,丁长生下一步的靶子一定是赤商集团,我和曹家兄弟说了,他们主要的对手就是梁文祥和丁长生,丁长生是一把刀,梁文祥就是手握刀把子的那个人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老许,你也该醒醒了,对许建生的事,我也感到很遗憾,希望你能早点走出来,别被仇恨蒙住了眼睛,很多事还是要做的,老头子对你还是不放心,你要是再这么下去,恐怕你在外面也呆不下去了”。贺乐蕊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逼我,我把名单的事都告诉你们了,曹永汉这人可不是好惹的,我告诉你们,你们能保证他好好的在大陆待下去,可能一点事都没有,要是你们逼的太紧了,他也会狗急跳墙,他很快就会和你们联系,他的老后台马上就要退了,他也在找新的靠山,你们给他们多少好处,他们也会给你们多少惊喜,别以为威胁我那一套好使,曹永汉是个混混出身,一旦自己的利益被侵犯了,他就会拼个鱼死网破的”。许弋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吓我,没用”。贺乐蕊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吓你”。许弋剑说道。

    丁长生刚刚回到了家里,就接到了杜山魁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查清了,具体的东西我发给你”。说完就挂了,一共几秒的时间,监听的人根本无从锁定,虽然丁长生的电话被监听了,但是他的电话号码多,有些电话号码是一次一换,所以,监听到完整信息的可能性为零。

    丁长生打开了电脑,按照当时约定的套路,或者是游戏,或者是论坛的帖子,或者是某个网站新闻下的评论,外行人是看不到的,所以通过这样的信息传播,丁长生可以完美的避开监视的眼睛,既做了事,也能把自己藏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材料是魏亮嘉这几天的回忆,我们做了简单的调查,发现这里面的事情百分之八十是正确的,剩下百分之二十是当事人找不到了,没法核实,不过按照那百分之八十的正确率推断,瞎编的可能性很小”。

    随着下面的一些材料分析,丁长生逐渐看清了曹永明这个人的轨迹,当然了,这也是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