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步谣只觉得一阵背脊发凉,忍不住小声BB道:“有那么夸张吗?”

    “我敢拿项上狗头保证,不出一个小时,陆神新CP是妹子的事,就会火遍全网络,而你收到的刀片能绕地球两圈。”池小年说着,还深感同情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没事儿,实在活不下去了咱们可以开店卖刀片。”

    步谣干笑了两声,一把拍掉了她的爪子,拉开自己的衣柜,开始翻箱倒柜地开始找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啥?准备收拾东西畏罪潜逃吗?”池小年一脸懵逼地看着她,有点怀疑她是被吓坏脑子了。

    “神他妈的畏罪潜逃,我步谣是那种畏畏缩缩的人吗?”步谣拿起一套衣服在镜子前比了比,风骚地冲她抛了个媚眼,“既然藏不住,那就光明正大地站出来,穿最美的裙子,打最野的游戏,骚遍全网络!”

    池小年很认可地点点头,“也对,不能给我陆神丢人。”

    回应她的是步谣甩过来的一只拖鞋。

    除了打游戏,步谣还是一名汉服up主,没事儿时出出妆教跳跳舞什么的。

    为了能美美地骚遍全场,她咬牙拿出了自己的压箱宝贝,上着月牙白暗纹圈金立领长袄,下穿一袭红色织金马面裙,外披红色长斗篷。

    乌黑的长发分出一半挽在脑后,以缠枝花发簪为装饰,面若桃花,目含秋波,一颦一笑都极具风韵。

    确定每一个细节都完美到无可挑剔之后,步谣拎着裙摆转了个优雅的圈圈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丢你家陆神的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很骚,很奈斯。”池小年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。

    虽然步谣人是有那么点粗鲁,还很不靠谱,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那捯饬捯饬就能C位出道的颜值。

    穿上汉服是妹子,脱了汉服是汉子,可盐可甜,可攻可受,总之就是一个多重人格反复无常变幻莫测的女神经病。

    以上,便是池小年在看到她转圈圈之后的所有心理活动。

    而女神经病步谣在臭美完了之后又重新坐到椅子上,拿出手机开始研究‘肮脏’的套路。

    晚上六点,步谣一行人吃完晚饭,慢悠悠地向着槿花大学大礼堂进发。

    即使事先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步谣还是被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场面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可容纳千人的礼堂熙熙攘攘挤满了人,正中央的舞台上一个超大的LED大屏幕正在循环播放着王者荣耀宣传片,舞台两边各有一排桌椅,应该就是选手席。

    各方工作人员进进出出忙活个不停,活像一场大型记者招待会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咱们学校是中彩票了吗?这么壕无人性,别说是校园赛了,你就是跟我说这是kpl的现场,我也信!”池小年两眼放光,有些按捺不住地搓了搓手。

    乐乐点头附和:“没想到我这个小青铜,居然还有能站上舞台的一天,还是这么高大上的舞台,拍照,发朋友圈!”

    “瞧你们那点出息,就是发朋友圈,那也得等拿了冠军再发,够你们吹一年的。”步谣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