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【我方】茂盛的森林(赵云):步谣,一红给你。

    看到消息,步谣也懒得跟他推辞,直接就去了下路野区打红Buff。

    而明世隐就站在她旁边看着,也不上来帮忙,也不去守塔。

    “Excuse me?兄弟?”说话间,步谣推了推坐在自己旁边的格格,“你怎么不去守线呢?”

    “我等你一起去。”格格满脸认真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why?”步谣又懵了,不懂她这又是在作什么妖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害怕。”格格指了指手机屏,“对面两个人呢,我怎么打得过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步谣猛吸了一口凉气,强忍下了那句:你退游吧,谢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嘛?”格格有些局促地看着她,不明白自己又做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就用一技能一直牵着我,跟紧我就成,其他什么都不用做。”步谣努力地组织了一下语言,不然怕吓到她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副‘和蔼可亲’的模样,格格没来由地有些背脊发凉:“你别这么看着我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是她输了,所以她到底为什么要嘴贱说自己要带青铜拿冠军啊啊啊!她都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好吗!被活活气死的啊!

    如果能重来,她绝不嘴贱。

    再次检讨了一下自己的嘴贱之后,红BUFF血量见底,步谣刚想再补上一炮,突然发现红BUFF头上多了一道紫色的闪电。

    步谣的第一反应是,卧槽,哪里来的惩戒?她和明世隐明明带的都是闪现啊!

    第二反应竟然是,卧槽,历史为什么这么惊人的相似?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从草丛里钻出来的不是毛茸茸的小妲己,而是手执长剑,腰悬酒壶的诗仙李白。

    只见他脚下踩着红BUFF印记,一技能二段位移,三两下就不见了踪影,只剩下对着空荡荡的BUFF窝目瞪口呆的孙尚香。

    步谣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道:“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射手在打野时,辅助一定要记得帮忙探草丛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记住了。”格格点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【全部】陆漂亮(李白):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

    【全部】小呀小二郎(虞姬):老哥,你的野都快被赵云偷光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条消息,步谣的心里才终于好受些,还好,牺牲她一个,幸福千万家,至少自家赵云的经济已经上去了。

    【全部】陆漂亮(李白):无所谓,看我今天抓爆下路孙尚香。

    被猝不及防点到名字,步谣有种想摔手机的冲动,心里的小人在撕心裂肺地咆哮:大兄弟你清醒一点,你是在玩游戏,不是在玩我啊!

    “啧,今天的小姐姐也在特殊照顾你呢。”池小年忍不住取笑道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今天我步谣要不把她打得……哎哎哎明世隐上来牵我啊救命啊……再见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【First blood!(第一滴血)】

    Flag未立人先死,说的就是步谣。

    在她倒下的那一刻,她看到明世隐一溜烟地已经跑到了自家二塔,头都不带回一下的。

    卖她卖的果断又干脆,丝毫不带留恋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