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——老天,我能不能把这亲妹给掐死算了?

    这么蠢的人,怎么会是她楚向琬的亲妹,一有人唆使就犯蠢,这病没得治了吗?

    上辈子她倔、她蠢,可至少没蠢到被人挑拨当枪使的地步吧!

    楚向琬叹息一声:“走吧。静初,把那楠丝木的盒子带上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静云说了经过:“三姑娘非常非常委屈,奴婢说要进去禀报一声还被她打了巴掌,刚才老爷让奴婢来叫您的时候,脸色非常不好。”

    楚向怡,你怎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静云是侍候父亲的丫头,是你能动不动就打的人吗——打狗还得看主人啊,这你都不懂?

    ——你真是蠢到头了!

    ——不过今天你既然给我机会,可别怪我利用!

    看着两个丫忐忑不安的表情,楚向琬安慰的笑笑:“别担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可这话并没有起到作用,静初口气非常低落:“姑娘,老爷本就被别人煽动了对您不喜,三姑娘这一闹,老爷会不会把您关起来呀?”

    关起来?

    自己爹是绝对不会把她关起来的,毕竟她教训一个不懂礼的妹妹光明正大!

    可是他心中对自己的厌恶,那绝对是翻倍的增加。

    虽然不在意亲爹的无视与厌恶,但想一想,楚向琬的心里还是很难过,她双眸一冷:“不会的,相信我!”

    到了外书房门口就已听得屋内自己的嫡亲妹妹在哭,那哭声很凄惨,仿佛死了至亲之人一样。

    听到这哭声,楚向琬的心有点堵。

    重生回来,她一直想对自己的哥哥、弟弟、妹妹都很好,可是总是事与违愿。

    这个妹妹……不是因为她的心胸窄小,而是因为她的无礼与愚蠢。

    至少她才是她的嫡亲长姐。

    可她却被一个庶女挑拨得恨上了亲姐,前世的她也有这样蠢吧?

    真不想进这扇门啊……每一次进这里,都是被父亲叫来质问……这样的日子,快点结束吧!

    出了孝,她得立即给自己大哥说亲、给妹妹说亲,然后找几个得力的人护着小弟,她就可以借口清修出这个家门,然后一心一意的找冀郎、找小七、找宁儿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可惜,还有好几个月!

    楚向琬深深的叹了口气闭了闭眼:再不想进,也得进!里面,一个是她的亲妹、一个是她的亲爹……忍忍、再忍忍、会很快过去的……

    “老爷,大姑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声音中带着厌恶与不耐,纵是楚向琬心再宽,对着这样的亲生父亲、对着这样的猪一样的队友,她也是有点无奈的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叫女儿吗?”

    楚世杰脸上透着不快:“你来说说,今日这是怎么回事?你小舅舅给的礼物,为何不给你妹妹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父亲,她不仅不把礼物给我,还打我?我是她的亲妹吗?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一进门,没有温和的问候,只有一味的责备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的亲爹!

    想挑拨离间啊,可惜,不必挑拨了,这样的亲爹、亲妹她早就准备送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有的事,可不能如别人的意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