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【一只小年糕:〒▽〒我自己打了一把,又被锤了。】

    【我有声带:⊙ω⊙没事,晚上我带你打。】

    【一只小年糕:(?????)好,晚上见!】

    【我有声带:(?????)晚上见!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半,步谣刚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推开房门,迎面就扔过来一个枕头。

    “也别等我睡着了再溜过去了,现在就滚吧,和你家那口子翻云覆雨去吧。”池小年扑在她床上翻滚了两圈,一脸‘我很善解人意’的表情。

    步谣:“……”

    懵逼了两秒之后,她果断抱着自己的被子滚了。

    陆衍刚洗漱好了躺在床上,琢磨着今天要用什么理由把他的抱枕抱回来,结果下一秒门就被推开了,他的抱枕自己抱着枕头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被人赶出来了。

    步谣把枕头扔到他床上,推了他一把,“嘿,兄弟,让一让?”

    看着她那满脸心虚的样子,陆衍只觉得浑身上下的犯贱因子都沸腾了,他不仅没让,反而整个人呈大字形躺在了床上,他本就生得手长腿长,这么一躺几乎把整张床都给占满了。

    步谣:“……”这是干什么?求艹吗?

    陆衍歪头看着她,笑得一脸荡漾:“想上我的床可是要收费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就看到步谣唇角抽搐了两下,默默掏出了手机,紧接着他的手机就响起了零钱入袋的音效。

    他拿过自己被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一看,步谣给他转了三块八毛钱。

    下面甚至还附加了一条消息:嫖一晚上够不够?

    骂谁三八呢这是!他缺的是这三块八毛钱吗?他缺的是一个可以发骚的理由!

    陆衍愤愤地扔了手机,冷哼了一声之后滚到了床的最里侧,拿后背对着她,生闷气。

    步谣爬到他身边躺下,有些哭笑不得地戳了戳他,“干嘛呀?”

    傲娇的某人哼唧了一声,拿被子蒙住了头,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条信息:老子生气了,快哄我快哄我快哄我!

    她用手扒拉了一下他的被子,“快出来,别闷死了。”

    陆衍又哼唧了一声,不仅不出来,还把小被子裹得更紧了,生气气!

    在一起这么久,步谣早就把他的脾气给摸透了,傲娇什么的,晾他一会儿自己就好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默默滚到了一边儿,开始在心里数数。

    当她数到30秒时,旁边的人从被子里出来了,第40秒时,旁边的人翻了个身,一动不动地盯着她,似乎在等着她先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盯了她20秒她都没有动静了之后,陆衍终于忍不住了,他哼唧了一声,委屈巴巴道:“你不爱我了,我洗白白躺到你面前都没有吸引力了,你是因为没地方睡了才来找我,你今天早上的第一个抱抱和亲亲都给别人了,今天晚上训练都没有看我,走的时候也没有跟我说晚安,你开始喜新厌旧了,你是不是想去找别的小姐姐了?”

    步谣:“……”这突如其来的无理取闹是怎么肥四?

    ‘你到底爱不爱我’这种问题,不应该是由女孩子来问吗?为什么到他们这里完全就反了?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